星尘亦为曦

加油

二桶家的少侠~:

《偏锋剑》唱见变更,原定的囚牛退出制作。



原本我想得是,公事公办地宣布人员变动,然后轻松地说遗憾这边不能按原定计划实行,请大家放心新的唱见是央音专业声乐的一位小哥哥,效果绝不会受任何影响,发稿日期也一如既往。但是我却做不到,因为我想来这件事,在现在这个时期,澄圈的大家都有知情权。



事情的起因是,在7月15日时,囚牛那边向我反映,有极端的魔道粉丝向他发私信威胁他退出《偏锋剑》的制作,因为我们有成员曾产出过非主cp的粮,并且挂出了组员的博客,所以认定我们这个作品会不尊重原著。(以下引自截图对方原话,无一字修改)




“他们利用‘云梦双杰’的名号做幌子,夹带私货,还想要增加其影响力的行为实在令人不齿,实在有辱您(囚牛)的声誉。多少人为了您参与制作的《陈情》《何以歌》感动于忘羡的灵魂相伴,听到《偏锋剑》那些觉得不对劲的粉丝提出异议时,他们必定会拉您来做挡箭牌。“




且不说这就是一个纯江澄个人向的作品,我们不会用任何一个cp去定义,再言之,因为曾经画过/写过不同cp,所以连触碰这个作品的资格都没有了?难道我们不是因为对角色的爱,所以才天南地北聚集一处吗?而这种欲加之罪,何以言之?




“这本是我们内部的事,却打扰您,为了不必要的麻烦,希望您的郑重考虑(退出制作)”



不必要的麻烦。这个词看得我心惊,如若唱见不退出,是否要带领一众同伙去血洗对方微博?而对方甚至没有想过联系我询问,而直接转向威胁唱见,无疑就是想要彻底搞垮这一次制作。



我必须说,在我得知这一件事时,我彻底懵了,是万万没能想到人心之险恶,不过是一个由爱而生的同人制作,却要遭受这种无端诬陷与指责,我们究竟何错之有? 而我作为策划,这一次的主事者,却在一瞬间下了压下事端的决定,为了大家创作热情不受影响,发布日期不变更,而延后通知组员。



至此,我向所有参与者道歉。为了让这个作品继续下去,我不得不妥协,和被挂出的两位姑娘商量暂时在名义上退出制作组。



其中一位被挂出的姑娘,她在一开始就对我说,别放我的名字啦,反正我只要参与就足够开心了。我那时信誓旦旦说着,咱们不怕,有谁敢来咱们就撕回去。可是真正在出现事情时,我却退缩了,我说我是为了大局,为了所有人,但是我知道,我不过是没有那个勇气去背水一战。我幻想着天下大同,所有人能和和气气,却不愿意相信现实其实大相径庭。



她说:“是我对不起大家,希望大家能帮我咬定已退出制作组,我会选择退圈,将我对制作组的影响降至最小。”



因为这件事,我和五花肉也爆发了很大的争吵,熟悉我的知道我和她真的是蛮亲近了。她认为我做事太武断,而我觉得她不懂理解我的难处,吵得基本是撕破脸皮了,吵到最后我一度想锁文离开,她退了所有群差点炸号。她原本就有很大的学业压力,还因为此事彻夜彻夜失眠。大概在7月和不同的人吵了无数架,因为我始终不愿意在质量和约定好的发稿日期上妥协,大部分人无法理解我这种犟,大抵将我看作强人所难之人了。而与她是最严重最难受的,我那时感觉精神几乎崩溃,因为害怕夜长梦多再出岔子的缘故,所以想要尽快出成品,每天几乎都是三四点才睡,和pv师讨论分镜、修改视频。因为光背景就有30多张,鹊鹊为了在去集训前画完,几乎每天熬夜到快天亮。愁因为是主役任务最重,常常发给我图的时候就是早晨7,8点,一问就是通宵没有睡,我说别这样了,她就说没啥我晚上脑子清醒。阿伥不过是为了过场音乐部分,作出十多幅全彩的全身澄图,再加之还要分层上色,她说,没关系,为澄澄爆肝我可以的。



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被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定义的“邪教“作品。



我只知道,我们为了澄有一个完全属于他自己的高质量视频,而几乎拼尽全力了。



囚牛那边,他已经非常支持我们,在被威胁后没有选择退出。而最后没能合作下去,还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,我们不希望因为圈内事导致对方名声受到影响,也希望我们这边制作组能对这个作品有更多的自主权。



而我将此事说出,并非想煽动大家去声讨什么,只是想客观陈述这个事实。



我知道我许诺了7月要更文,并非偷懒,我实在、实在是分身乏术了,精神和精力都无法创作出让我满意的作品,给还在等我的读者道歉。真的抱歉。



其实这件事,我一开始没有想要说出来,甚至连PV发布后也没有想过。我希望大家看到太太们都超神仙地短时间作出如此高质量的作品,我们想要风风光光地发稿,而不是不断哭诉有多么幸苦,多么艰难。



但最近发生的事,突然间澄圈就要散了一般。站边站队,互相攻击,似乎大家都忘记了为何来这里,而为所谓道德教条而内讧,又或是认为角色高于一切,情形一片混乱。各方观点相信大家已经看了不少,我便不再找证据证明什么,我只是想说说我的情感。



我记得我喜欢上江澄的那个瞬间——是他明明也热烈付出,金丹生生从身上剥离,却在最后也没有说。我喜欢他,不是因为是性格概括的“傲娇”或是“阴鸷”,不是他拿什么武器叫什么名。而是一个个组成他的片段,一个个细节震颤,是好似一同呼吸的共感心动,他的血像火一样烧着,他炙热而真实地存在,是烙印,一道道刻下,疼痛让他生动,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片面或刻板的角色。



所以到现在,我也还记得我的喜欢。



江澄啊,曾一无所有,无人相伴,他也没怕过,他也不退缩,他站得笔直。



我其实一直都不是特别勇敢的人。我不太敢直白地发表感想,对别人的看法分外在意,做什么说什么都瞻前顾后。但这一次,我会直白而肯定地说,哪怕知道会引来非议,哪怕知道被某些人所见,便一定不肯善罢甘休。



我还喜欢他,还想要留下。



以及,那个正在注视正注视着我博客,然后企图让我们这个作品死于摇篮的心怀不轨之人——上一次,我因为一时软弱、顾全大局而选择了忍气吞声,甚至连退出的姑娘想要发泄几句都被我阻止,但是这一次,别再歪门邪路想些肮脏手段,在背后搞令人作呕的小人行径,如果胆敢来找事,我绝对奉陪到底。我们澄圈的姑娘,岂是你这种垃圾可随意践踏的?(怀疑真伪的,我现在依然有私信截图,只是这个是唱见那边交与我的,不方便放出)



喜欢他这件事,至少让我明白,总有一些坚守需寸步不让,总有一种期冀要并行风霜,总有一个某某许岁月悠长。



如果能够控制约束,又谈何喜欢?



所以在分崩离析之际,选择留下的人,请告诉自己——



我们都是超人,无所不能,坚不可摧,一往无前。



因为他值得。



评论

热度(1694)